關於「社會發展」

 

在1995年召開的社會發展全球高峰會(World Summit on Social Development)可說是一個令國際社會對社會發展的重要性達成共識的里程碑。自九十年代冷戰結束,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化發展帶來了不平均的發展、經 濟轉型、以及人們的地域性和全球性流動。這些改變加劇了經濟和社會兩極化、失業和就業不足、農村破案及由農村向城市的流動、過份城市化、以及性別和種族歧 視等問題。福利國家的重整和發展中國家的空洞化,令到無論是已發展國家抑或發展中國家的政府,都無力為貧困人口、兒童、長者和其他在困苦中的人民提供社會 保障和社會服務。上述的高峰會,正是為此呼籲各聯合國成員國採取行動去解決貧困和其他發展問題。

在2001年舉行的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是另一個里程碑,促使了全球公民社會達成共識,認定社會發展在處理全球化問題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全球的公民社會組織在巴西的阿雷格里港(Port Allegre)聚集在一起,共同批評新自由主義對社會發展的支配,並探討實踐社會經濟發展的替代方法。

 

    • 社會發展在香港和中國內地所面對的挑戰

      社會發展在香港和中國內地也面對嚴峻的挑戰。在一方面,雖然中港兩地在地域性經濟和全球性經濟方面的融合帶來了經濟繁榮,但也同時造成經濟衰退和不穩定。 貧困、貧富懸殊、移民人口、社會不平等、種族歧視、環保等等問題帶來了社會廣泛的不滿和不穩定。這情況也促使了學者、政客、以至社會大眾都去反思,在香港 和中國內地「經濟奇蹟」之下所隱藏的社會成本。這些問題也令我們對現時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模式以及相應的社會和經濟政策進行反思。尋找創新的社會和政策思維 以應付這些問題,因此更是刻不容緩。

 

[Top]



    • 香港社會發展的組織

      香港在促進香港和中國內地的社會發展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在香港,有關的組織發展得十分蓬勃,包括有關貧困、勞工、婦女、性別不平等、移民人口、環保及 社區發展等方面的組織。除此之外,香港也為國際的發展和人道組織扮演一個樞紐的角色,讓這些組織進入中國內地進行人道救援、扶貧和可持續發展等工作,例如 樂施會、世界宣明會、綠色和平、紅十字會、國際小母牛、社區發展伙伴、以及其他慈善組織。

      除了透過服務進行直接介入之外,也可透過倡導組織、非政府機構、區議會、立法會和其他政治團體和智庫進行政策倡導、政策諮詢和政策制訂去促進社會發展。

      上述各式各樣的方法,都需要很多有抱負、擁有能為社區和弱勢社群提供服務以及能就可持續發展進行政策倡導的專業知識的人才。

 

[Top]



    • 我們的社會發展研究課程的特色

      上述這些在社會發展範疇的工作,在知識和技巧方面的專業要求,其實已大大超越了傳統的單一學科例如社會學、社會工作、以及政治和行政等。 社會發展研究(榮譽)社會科學學士課程特別著重訓練學生擁有:
      • 社會發展的學術知識、國際和地域視野;
      • 研究社會發展實務技能;及
      • 從機構體驗、實習和畢業論文獲得的綜合學習機會。
[Top]



    • 就業出路

      畢業生可擔任非政府組織和第三部門組織有關服務提供和倡導的職位,議員助理,以及擔任政治團體、政府部門、公營機構等相關職位。除此之外,畢業生亦適合任職在中國內地提供服務的人道和發展組織,例如樂施會、世界宣明會、紅十字會、綠色和平等。

 

[Top]